© 那是在乎|Powered by LOFTER
每周四更新。微信号:那是在乎。http://www.jianshu.com/users/be9e37c30ca4/latest_articles

牵手

把五岁的孩子判给当爸的,还是当妈的。老付犯难了。离婚法官不好当。

当爸的是年近五十的企业老总,有两段婚姻。在第一段婚姻存续期间,认识了夜总会的陪酒小姐。陪酒小姐以孕逼婚,企业老总因此和糟糠之妻离了婚,女儿判给了前妻抚养。五岁孩子是个男孩,与陪酒小姐所生。

因个性和价值观差异太大,结婚五年后,企业老总和陪酒小姐决定分手。他们是老付见过的最友好的离婚夫妇,不仅不像其他人一样吵个没完,而且还住在同一屋檐下。

不过,两人虽然在离婚和财产分割上达成了一致,但唯独在孩子问题产生了龃龉。男方以女方无业无力抚养为由,主张自己抚养儿子。女方则说男方对第一个孩子不闻不问,难保对第二个孩子怎样。

“...

和前女友多久没有见面了?2010年6月毕业,送她去飞机场,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。

这次前女友博士毕业回国,在深圳大学任教,邀请他周六下午到深圳大学一家咖啡馆见面。

他欣然应允,毕竟整整五年没见,他很想知道她的近况。

五年,一切恩怨也该随时间而去了。他坐上地铁时想。

周六下午地铁里人不多。地铁前进方向左边的长椅最靠边位置有个空座,他坐了下来,掏出苹果六加手机。

之前因为自己创建的互联网公司处于起步阶段,他舍不得花钱换掉用了几年的诺基亚手机。今年年初,公司得到大额投资。这部黑色苹果手机就是他奖励给自己的礼物,而且办了一个电信4G的号,专门用来上网。移动号码的诺基亚手机用来接打电话。

刷...

《闯入者》入围了2014年第71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提名,主演有吕中、冯远征、秦海璐、秦昊等实力演员。院线本应该给制作水准和演员表演均属上乘的《闯入者》更多的排期,但事实不然。我查了一下深圳各大影院,一天最多只有两场放映该片,而且是在白天。也难怪导演王小帅生气。这好比一个人写出好文章却没有好平台发表一样。所以当王小帅在微博上呼吁给《闯入者》增加放映场次时,我马上请了一个下午的假去支持他的电影。

出乎意料的是,在下午三点,一个约80个座位的小影厅,有一半位置被观众填满了。可能是呼吁取得了效果。影片约105分钟,情节从时间上拦腰分成两部分......点击阅读全文


      近来开始在简书上发表文章。和乐乎偏重图像不同,简书是一个文字社区。我想,我的以随笔、小说写作为主的风格更适合简书多一点。

     不过,我的文章中在乐乎上还是间断有人阅读和点赞,我又不舍得离开了。那么两者兼顾吧。

      欢迎来简书找我:简书...


在春天最后一个节气谷雨那天,我买了一本刚在内地上市的新书《瞌睡先生》。它是日本作家伊集院静的自传体小说,2011年在日本发表,2015年3月在我国内地出版上市。

之前,我不知道有伊集院静这个作家。因为长期在亚某逊上买书,亚某逊网站根据我的阅读偏好,向我推荐了几本新书。当我在某天打开亚某逊网页时,推荐书籍出现在网页很醒目的位置,其中就有这本《瞌睡先生》。

 吸引我买它的原因不是书名,也不是简介,而是作者伊集院静。伊、集、院、静,每一个字都很普通,但四个字组合起来特别美丽。印刷在蓝色的书面上时尤甚,字义传递出安逸之美——静谧的小院子里一个美女笼罩在月色里。

 不过作者...

为了导入LOFTER


LOFTER8E1E746B411AFEE5955DA687B95DDE94

        堂弟是个帅且努力的小伙子,喜欢运动,喜欢读书。在大学里应该很招人喜欢。前两天,他在微信里向我诉苦说,因为在图书馆看书看到一段很有感触的情节,便朋友圈发了相关文字和自己看书的照片,没想到一个平时比较亲近的同学评论他“呦赫,从没见你这么用功,为了约妹纸炮啊”。他为此很受伤、很困惑:为什么我只是想和身边朋友分享一下我心情,却被恶意解读?

        我很理解他的心情,因为我也是从他那个年纪走过来的。我想,他一定还遇到过类...

故事简介:天气预报组采取投票方式决定次日天气。以大专家为首的小团体人数多、票数多,基本架空了组长。组长不甘心成为傀儡,决心利用年轻人小马作为突破口打破现有格局。他会成功吗?而小马在组长授意下,提出了新的天气预报结果。他能预测准确吗?


1

 早上九点,会议室门已打开。一张长方形的会议桌上,摆放了十三个杯子。杯子等待着被揭开盖子,冒出里面铁观音的热香气。

 九点十分,天气预报组的业务会议准时在会议室召开。组长坐在会议桌的上头,十位专家以及一名会议记录员分别依次坐在会议桌两边。

 “小马,人齐没有?”组长扫了一眼桌上的杯子,有一个杯子面前没有人。...


       李冰蕊下晚班回到家站在家门口。门缝处泄漏的亮光和隔着门传出的足球比赛声音告诉她,家里人还没有睡。她敲了敲门,又敲了敲,没人开。

       她只好伸手掏包找钥匙,怎么掏也没掏中。她有点急躁,把包里东西倒在地上,找出钥匙,然后把东西又一股脑塞进包里。

       她故意把开门声音弄得很大,有点抗议的意思。打开门,发现老公在看足球比赛,上大二的女儿窝在沙发里看武侠小说。...

1

小时候的我最怕写作文。拿着笔,对着纸半天,才憋出几个字:今天,天空万里无云,一碧如洗。然后怎么也写不下去了。一怒之下,扔下笔去玩,可怎么玩也开心不起来,毕竟心里装着事。直到交作业的前一晚,继续坐在桌前苦熬。

母亲有心帮我,说可以写写今天干了些什么。可我天天除了在学校上课什么也没干啊!怎么写?哦,想起来了,还是干了一些事情的。比如,在工地捡马钉到垃圾回收站卖钱然后去游戏厅打游戏;在村东头的湍急小河里游水差点淹屎;和小伙伴进山掀往生之人骨瓮的盖子。这些事情太捣蛋了,除非一心求打,不然不敢写成作文。

现在回想起来,我才明白,之所以写不出作文,是因为,那时候的我特别想在作文里把自己打造成

被扣上偷情的帽子,让我郁闷了很长一段时间。EMBA班的同学都说,我和某一位女同学有超越男女普通关系的关系。

我没辩解,因为辩解无用。活色生香的八卦不会轻易被八卦的人群放过。他们亲眼看见,我老婆用烟灰缸砸破据称和我有一腿的女同学的头。所以,他们不可能也不愿意相信我的说辞。他们在私下,甚至不在私下,讨论我和那位女同学做爱采取的体位。

事已至此,我大大方方买了一束丁香到医院看望破头的女同学。为了描述方便,我就叫她丁香。

丁香没想到我会来看她,因为她老公都没来看她。据说她老公要和她离婚。我认为他们十有八九会离,黑黑的左眼眶也同意我的观点。她老公在我脸左眼眶处重重打了一拳,眼镜框印在肉里2.5秒才...

亲爱的爸爸、妈妈:

你们好!

很抱歉,今年过年不能回家。如果不是因为值班,如果不是因为不能请假,我无论如何都要回家。毕竟,我从来没有独自在外过年。或许,这就是成长的代价。

在这个城市工作半年多了,我还算适应,除了想家。白天时候不敢闲下来,怕想家;到了晚上,尤其是和你们通完电话后,尤其失落以及想念你们。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女孩,一直在你们身边。

哦,不好意思,我不应该说这些让你们担心。其实,我写信是想和你们说一件事情:

在我刚到这个城市的时候,一位师姐带我参加了校友会组织的晚会。去之前,师姐告诉我,可以去认识一些差不多年龄的校友,但如果有中年事业有成的老师兄向我要手机...

看书是为了什么?可以是为了获取知识,可以是为了消遣、娱乐。我想,也可以是为了从他人的生活中获取经验。看这本书,看的是别人的人生,找到的是自己的影子。会唏嘘,会感叹,会豁然开朗。


作者简介:蔡崇达,媒体从业者,生于1982年的福建人。他以自己的人生故事为材料,撰写了这本由十几个小故事组成的《皮囊》。


内容简介:红颜薄命的《张美丽》、殒落的《天才文展》、疯狂追求生活真相的张《厚朴》等十几个作者身边人物的故事。


推荐理由:在书里十几个故事里,我最喜欢《母亲的房子》里那难以言说的爱情。


谁在推荐这本书:阿来、阎连科、刘德华、白岩松等。


祝大家情人节快乐,祝大家拥有完美...



1

自从和曾帅开始办公室恋情后,于小北察觉到自己发生的变化:敏感,爱生气,不能容忍曾帅的不重视,哪怕只有一点点,哪怕只有一秒钟。

周末说好一起去香港,因为曾帅堂妹的到访打乱了计划。逛街的时候,曾帅很自然地牵着堂妹的手走在前面。于小北嘴撇了一下,咳了两声。兄妹俩完全没有反应。

于小北知道,女孩子有时候是这样,会吃点小醋,但心里其实没有什么,可是曾帅完全没有观察到她情绪的变化让她很受伤。

她喊了一声:“喂,姓曾的,我走了。”扭头朝反方向走了。虽然走了,心里盼着曾帅马上追她回来。

曾帅不明就里,扯着嗓子对已淹没在人群里的于小北喊:“小北,咋了?”

于小北被酸伤情绪以及周围的嘲杂包围得...

月亮小姐是我中学同学,温柔、大方、说话得体、处事大方。听上去,她是个美女。可惜她不是,貌不如其名,个头也不高,是一个黑瘦娇小的南方姑娘。

上大学之前,我们不熟。因为考上了同一所大学,同乡加上老同学的关系,我们才熟络起来。

我所在的学校,女神出奇的多。我是如何定义女神的?相貌、身材、知识三者缺一不可。很多名流大腕盯着我们学校女神,希望娶为妻子,当然也有希望收为情人的。月亮小姐本来就不美,在这样的环境中,淹没在女神堆里是肯定的事。

令我非常诧异的是,追求她的人不少,多是事业有成的中年男子。其中一个追求者是跨国企业中层。

有一次,我打她宿舍电话,一直占线。好不容易打通,她对我说了一句话就...

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! 提问:

屌丝在你们眼里是怎么定义的?快要报废的机器人吗?

那是在乎 回答: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是屌丝?那根毛?是的,从字面意思上来说是。这根毛依托着一个重要的器官,起到这么一个作用:有它在,肉体碰撞不疼。这就是屌丝,在不起眼的地方,努力发挥着自己的作用。我是吗?嗯!是!

于小北在考虑要不要和男朋友结婚,准确来说,是考虑不和他结婚。

于小北男朋友不帅,很不帅。认识于小北的人,会竖起大拇指说,于小北是真正的美女。认识于小北又认识于小北的男朋友的人,会避免在于小北面前谈论男人相貌问题。因为一旦谈论,很有可能会脱口而出:“喂,你这么漂亮,怎么找了这么一个男朋友?”这样就太失礼了。

一开始,于小北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找这么丑的男朋友,她甚至意识不到自己男朋友的相貌水平远低于平均水平。

考上异地大学,从未在没有家人照顾的环境生活,恰好有师兄向她提供无微不至的照顾。于是,于小北轻而易举被这个师兄俘虏了。

“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,人只有满足了低层次需求才会追求高层次...

1

        凌晨五点,李钦从女神家出来回到自己家。老丈人已经起来在客厅里看电视,他对女婿这个点回来见怪不怪。“年轻人应酬多,可以理解。”有时候丈母娘说他两句,老丈人还会维护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还在睡觉,你轻点进去。”老丈人对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激地看了一眼老丈人,轻轻推开房间门。妻子睡得很香,不知道他已回来。他在妻子身边躺下,伸手

         昨天下午上班时,外面有人用琵琶弹奏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流行乐曲,诸如《西游记》主题曲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的情绪能透过乐曲体现出来,琵琶曲调一直很欢快。我想,是谁家快乐的小孩在练习琵琶。不过,这琵琶弹奏很流畅,又不像小孩能弹出来的水平。

        下班走出大门,看见一对穿着灰色棉袄棉裤的老夫妻坐在路边。老太太头上裹了个头巾,...

        妻子怀孕妊娠时候,选择在公立医院产检和生产。医院里人不是一般地多,为了挂上号,我每次早上六点到医院排队。我想,要不去私立医院吧,比如某东妇幼,环境好点。一朋友知道后,用一个吓人的传言阻断了我的想法:“你知道吗,那个医院经常出医疗事故!万一出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最后我选择了公立医院,但我对朋友的话产生了怀疑。他并不是有心骗我,只不过他也是受到传言迷惑.这有点像小马过河,小松鼠吓小马水很深。...


改变

      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,她醒来了,轻轻下床,上厕所,洗漱。生活真美好,她对着镜子伸了伸懒腰,随后在他的杯子里放好刷牙的热水,轻喊一声:“喂,起床了。”

      他睁开眼,旁边枕头上有一束阳光,不想起。

      “喂,起床了!”“喂,快起床!”

      连三催促后,他缓缓起床刷牙,杯里的水正好变成了温水。...


1    

      他是一名程序员,有人叫他程序猿。

      三十岁不到,头发就开始稀疏;没有运动,没有朋友;微薄的薪水只够他在城中村黄贝岭租一个单间。为了一根香蕉(他戏称薪水为香蕉),他早上八点半来到公司,除了中午吃饭时间,坐在电脑前不停写代码直到六点下班。有时候,靠着一碗方便面,他还要加班到深夜。

      他想过离开这环境,可除了写代码什么也不会,跳来跳去也没有跳出...

        南方多稻谷,小时候经常有米粉吃。
        母亲口味清淡,虽经常做米粉,我却对她做出来的清汤寡水不太感冒。于是,一有零花钱我就偷偷到楼下的小店吃碗“腌粉”。
        所谓“腌粉”,是猪油拌米粉,再加几粒混了一丁辣椒粉煎炸的碎花生米。猪油的浓郁和米粉的清香是绝配,吃完再喝一碗枸杞猪肝汤解腻。当然,只有口袋比较宽裕时才喝得起汤。
 ...

        需要买两块硬盘存文件、照片。我对品牌有偏好,硬盘一般只买那啥牌子的。当我委托一个同事购买时,只提了品牌和容量的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同事果然是购买数码产品的专业户,很快帮我买好,而且告诉我卖可以提供上门安装服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吧,安装硬盘很容易,不用上门吧。”我有点惊讶,因为绝大多数卖家采取快递送货方式。所以,我又问多一句...

请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 <作茧>第二章<自缚>

13

        那天晚上,和马强分开后,我去了张蔷家。我不知张蔷会出什么牌,只能先哄着,稳定住,等想到办法后才出招。

        张蔷面无表情开了门,转身回屋。她穿了一件黑色连衣裙,在后面腰间有一块菱形的露空。我在她后面,正好可以看见腰椎和臀部之间的弧度。她穿这么正式干嘛?我有点纳闷。...


请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 <作茧>\ 第三章<破蛹>

7

        半小时后,我在广场上找到张蔷。张蔷蹲在一棵树底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拉屎啊。”我逗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追出来?”张蔷抬头盯着我。...


1

        我不应该和老婆闺蜜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,我不应该送张蔷回家,送回家不应该进她的房,进了房不应该又上了床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从来管不住自己的小弟弟,这事怪我吗?肯定不怪。要怪就怪那天晚上的秋风太沉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老婆刘薇毫无安全意...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天,广东的温度下降到十几度。还不能算是冬天,顶多是深秋。


        身边的美女们穿冬衣的心情,迫不及待、丧心病狂,貂皮大衣穿出来了的都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看了大半年的夏装美女,换个口味给眼球带来新鲜的刺激,确实不错。但一想到...

        2009年,当我搬进这个1990年建的老小区的时候,感觉不出这个小区有什么不一样。每天我9点上班、18点下班,碰不见几个邻居,见到了也互不打招呼。在这里,体会不到小时候邻里互相熟络、信任的那种感觉。唯有小区里几十年树龄的紫荆树、凤凰树开花时,或者是芒果树挂满芒果纷纷往下掉时,才让人感觉有些独特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改变在于我的小孩马多利...

        很久以前,看过一部电影《致命魔术》,后来才知道是《星际穿越》导演诺兰之前拍的。《致命魔术》里,两个魔术师斗法,为了赢对方,用很多手段提高技巧,这些手段有科学的、有不人性的,有科学不人性的。结局呢,不说了,没看过的可以看,意外,也有思考。主题可以说,便是即使是科学,也不能超越人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在《星际穿越》里,也是贯穿了科学和人性的思考。...


        我喜欢日本,和战争无关的那个日本。

        孩提时代,每天晚上六点半守着电视看《恐龙特级克塞号》和《圣斗士星矢》,长大一些看海南出版社出版的《七龙珠》,再大一些看《犬夜叉》和《火影忍者》。后两部是近期才收的尾。日本动漫可谓从小看到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小到大的时光里,我对日本的看法经历了一个波谷。小孩子最单纯,爱屋及乌,因此对日...

        守时是优良品质,毋庸置疑。我算是一个守时的人,可守时给我带来了一些小烦恼,尤其是身边朋友不守时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约好晚上六点半吃饭,到了发现只自己一个人。现在还能用微信群发:“我到了,人呢?”之前只能打电话、发短信,更加麻烦。有说堵地铁的,有说开车被追尾的,有说走路迷路的,有说快了快了的,有信誓旦旦说就在楼下的。只要不是说忘了,那就都得谢天谢地。...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周末傍晚,我趿拉着拖鞋,到200米外的面包店买面包。老婆睡觉前喜欢吃两片提子切片面包,中间裹一层蓝莓酱,一边玩手机一边吃。面包时间是老婆一天里难得的休闲时间,少了面包,便少了一天里难得的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的天气不记得了,在印象里是有轻风、有阳光、不冷不热的舒适天气,即使不是也得是,因为走在路上的我哼着小曲。想到做点小事便能给老婆带来快乐,心情很快乐。...


        每个月有一个周六上午,我抱着马多利去社康中心打预防针。

        家住在6楼,没有电梯,抱着3个月16斤重的胖宝宝下楼有点吃力,所以一般是我抱。马多利对长长的楼梯有点怯懦,双手抓住我的衣服,身体紧紧贴在我的胸脯上,和家中小霸王的形象相去甚远。到了楼下,马多利感觉安全了,马上吼上两嗓子,表达对刚才下楼事件的谴责:你怎么可以让我害怕呢?...


妈妈是谁

武林盟主

为了你呀

隐退江湖


妈妈当年

一手好剑

独孤九剑

孤独求败

曾经打败

东方不败


妈妈是谁

令狐小宝

为了你呀

隐退江湖


妈妈当年

一手好剑

独孤九剑

孤独求败

曾经打败

东方不败


幸福是每一个微小的瞬间: 

小屁孩乖乖睡着了, 

见缝插针打一局三国杀。


赵子龙,史上那天,抱着扶不起的阿斗,七进七出长坂坡; 

我,每天傍晚,抱着闹觉的马多利,八进八出各个房门。


刘玄德把阿斗摔地上,

我把马多利捧手心上。

她是我的妻子。

他是我的儿子。

TA们让我成为了一名父亲。


分娩时,在产房外,我希望有个女儿。

她在里面待得有点久了,我只希望母子平安,无所谓男女。

她和他平安出来了,在我面前,我觉得世界都是我的。


我和她都以为,我不会喜欢男孩,只是以为。

看见他,我的心变成了一团棉花,酥软温暖。

他哭了,我的心揪成一团,一团被手狠狠揪住的棉花。


我和她都笑了的时候,是他安静睡觉的时候,是他吃饱喝足的时候。

我在床的左边,她在床的右边,他在床的中间。

我和她,可以一直一直看着睡觉的他,一直一直。


我怕他冷,我给他盖多一层小被子,我真是他亲爸。

她怕他热,她撤下他身上的...

微信朋友圈里,有这么一些个有意思的人:

既不使用真名、又不使用自己照片作为头像,还不断换昵称。

每次和我有互动时,很想问:你丫是谁?

怕对方是玻璃心,一下子伤着了人,所以又憋着没说。

我还是憋不住,广而吐槽之:你丫,请对号入座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爱世界杯,爱了20年,几乎不错过每场重要比赛。于是,我幸福地看到了今天凌晨德国7:1巴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爱家庭,我不会抛弃时间参加什么尔虞我诈、阿谀奉承的狗屁饭局,我从家庭里得到了很多爱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爱同学和朋友,面对单位聚餐和同学朋友聚餐,每次我毫无疑问陪同学和朋友。同学和朋友能带给我更多的快乐。...


等待,是凌晨的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 4年一次的世界杯,比所有节日都有稀缺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晚9点多睡的觉,就是为了以很好的精神状态看世界杯第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凌晨3点半起来到现在,心情很愉悦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啊,有点爱好和追求,精神上会获得更多的愉悦。...


      6月6日这天,中华牌2B铅笔觉得有必要剪个头发,迎接明天的高考。

      铅笔今年高二,对一年后的高考自信满满。对于明天不属于自己的高考,他认为应该表达足够的敬意。

     铅笔手头攒了一些零花钱。他选了一家不便宜的理发店,洗头就花了20分钟。洗完头,服务员把铅笔领到一个椅子上坐下,说:

      “小帅哥,先喝杯水稍等会,前面还有几位。你想剪什么样的...

      一眨眼,我已30多。

      我还记得我是个刚上学的小孩呢。时间,你会不会搞错了啊。

      可好像又没错。

      小时候的那些人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那些人,不是普通人,是我的亲人:有爷爷、有奶奶、有外婆、有姑婆。在至亲里,我已不是孙子辈的第三代,爷爷奶奶外公...

      昨天以为是周五。

      发现真相的我,眼泪没有掉下来。情绪很快稳定,还剩一天就周末了,着急啥。

      想到今天是周五,幸福得战栗。


      周末,

      有时候,有事,有事的时候非常累;...



今天

全世界的小孩

都出来了

我的小孩

还没有


    从傍晚一直等到24点,2006年7月28日的0点,我的26岁生日,我没有等到她,等到了她的电话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    我拿着手机的手不受控制地抖动,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别问了,咱们就这样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在哪里,你怎么还没来?”

    她说:“你每次都说你自己的事,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!...

- 查看更多 -